阀体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阀体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爱在生命的尽头裸奔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1:03 阅读: 来源:阀体厂家

1、你才是我真正的蓝天。

看着黎小柔苍白的面孔嵌映在这样一个简陋的屋檐下,我的心就像被人捅了一千刀一万刀。

当一个男人无法实现他的承诺时,这种痛苦就像是被禁足。什么都不能做,却还要眼睁睁目睹悲剧发生。

私奔,是一个多么浪漫而刺激的词汇。可当我和黎小柔真正去找寻它时,才发现它才是一切痛苦的根源。本以为这里面会有我们苦苦寻求的自由和爱情,到头来忽然醒悟这里面没有柴米油盐。

多么悲凉,两个月前,我们还是背着书包不谙世事的高中生。我们用着父母的钱谈情说爱,我们用父母赐予的身体发肤肆意挥霍。所以当17岁的黎小柔告诉我她可能怀孕了时,我顿时没了主意。我一直以为我只是个孩子,调皮点而已,我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我需要负的责任,我以为那都是我爸妈的事。我以为就像小时候我把别人家窗户砸烂了,只要一点钱就可以搞定一样。

当黎小柔已经两天没上课时,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我跑到我们经常约会的河边,看见她穿着她最喜欢的裙子以一个飞扬的姿势张开双臂,就像一只将要飞翔的蝴蝶。我忽然怕了,怕她就这样飞走了。我抱着她,问她想干什么,她面无表情的说,这里已经没有我生存的地方了。我第一次那样慌张,我说,死你都不怕,还有比死更难的事吗?她绝望的说,还有比死更好的办法吗?

事实上,直到多年之后,我才发现有些事连死都解决不了。比如仇恨,比如爱。

我们私奔了。她说,如果被同学或家长知道,那我宁愿死。我忽然感觉到责任,我说,不要怕,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。你一定要坚强,你知道吗,除了头顶上的这片天,你才是我真正的蓝天。她看着我,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2、我从来不知道我们这么需要钱。

后来,我才知道其实不用私奔也可以解决问题。只是,我们脆弱的像温室的花朵,并不知道真正的敌人其实是我们自己。

她兴奋的像只出了笼子的小鸟,拉着我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布置简陋的租房。她像个小妈妈一样絮叨道,一定要给宝宝营造一个温馨的环境。看着她忙碌的身影,我以为幸福真的没那么难。

在她准备安心的等待孩子出生的时候,我也没有歇着。我四处寻找工作,可想而知,高中都没毕业,必定是四处碰壁的。

我以为我们够惨了,后来才知道,这只是个开始。那个下午,我一脸沮丧的回到家中,却发现她躺在血泊中,凳子倒在她旁边。我抱起她冲到街上拦计程车,看到她身上的血,没有一辆车愿意载我们。我脱下外套包住她,却挡不住不断流出的鲜血。

几经周折,终于送到医院。醒来后的她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单薄脆弱,仿佛轻轻一捏就碎了。我忍住眼泪低声说,什么事情不能等我回来做?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自己?她扯出一个笑容说,我不想那么没用,装个灯泡而已,没想到凳子不结实...不用担心,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嘛。

她的笑容渐渐消失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。她竭力平静的说,只是,孩子没了...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摸着她的头发说,你才是最重要的,你只要没事,什么都好说。她轻声说,你给我唱歌吧,我想听你唱歌。我张开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

纵然她笑了,我的心依然在滴血。因为我连给她调养身体的钱都没有了,纵然我有千般骄傲,在此刻都化为一个男人最心碎的心疼。

3、亲爱的,我们有钱了。

我抱着吉他,仿佛灵魂出窍般坐在舞台上自顾自的唱着《老男孩》。

你能不能不要老唱这些已经过时的不能再过时的歌了?让你唱《爱情买卖》你不唱,那你唱个大家能喜欢的歌啊!算了,从明天起你还是别来了。酒吧经理不耐烦的对我说。我默默起身。

等一下。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富态女人站在我面前笑着看着我。哟,兰姐,您来了也不吱声。经理讨好的对女人说。你叫什么名字?女人没有看他直直的问我。我看了她一眼,擦过她的肩膀准备离去。哎?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?兰姐问你话呢!经理一手拦着我说道。

女人将一沓钞票伸到我面前说,告诉我名字,这些就是你的。我定定的看了她五秒说道,高俊。她风情万种的笑了,真是人如其名。她抓起我的手,将钱塞进我的手里,再将我的手合上,别有意味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。

我将钱交到黎小柔手上时,她狠狠的亲了我一口。她兴奋的问我一天怎么赚那么多钱,我说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有钱人嫌钱太多花不完就施舍给我们穷人了吧。她瞪大眼睛说,有这种人啊?我捏捏她皱起的小鼻子说,这些钱呢,要省着花,还不知道下一次拿钱回来是什么时候。她调皮的说,知道啦。

那我买几件内衣可以不?人家出来的太急了,都没带够衣服...她有些羞涩的看着我。当然可以。我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。幸亏没生孩子,不然这样还是个孩子的她又怎么能带好孩子。我看着她暗自感叹道。

她把内衣买回来的时候,我扫了一眼,是纯白中带点小碎花模样的,可爱又纯情。多希望她能一直这么纯真下去。

4、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。

一个月过去了,我却还是只能混迹在各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场所暂时卖唱,并没有人打算长期雇佣我。

当我再次来到兰姐出现过的酒吧时,她也仿佛如约而至似的出现在我面前。她夹着香烟吸了一口对着我悠悠的吹,你很缺钱,我没说错吧。我没有吭声。不如,你跟我?她抬起下巴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。

像上次一样,我又准备逃了。我厌恶这样的女人,充满妖气又自以为是。她将一根手指伸到我脸前,一个小时,一千。好。我没有半点犹豫说。管它干什么一个小时一千,只要不杀人放火,一个小时十块我都干。我不能再过没有钱的日子了,我不能再让黎小柔受苦了。

她拍了拍我的脸笑道,聪明。坐上她的车,跟她进了一间酒店。进去后,她关了灯直接贴上来吻我,我狠狠的推开她。原来她说的一小时一千是这个,我从不知道我这么值钱。她从地上起来,轻扯着我的衣领说,别告诉我,你还是处男。我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。黑暗中她伸出手将五个手指贴着我的脸说,五千。我还是没有动,我只是悲凉,什么时候竟落到这个地步。八千!她的食指和拇指慢慢的从我的脸上滑下。

OK,你赢了。她说完后向门走去。我转身拉着她的胳膊抱起她将她扔到床上,她轻叫一声接着咯咯的笑起来...

其实,有时候我更羡慕穷人,他们能够得到真正的爱。而我呢?常常分不清接近我的男人是因为我的人还是我的钱。她靠在我的胸前自言自语。我面无表情的轻轻推开她,她恍然大悟般说,这个卡给你,只要跟着我,我会不定时往这个卡里转钱。我拿上卡穿上衣服落荒而逃。

5、我知道我必须像一根蒲草。

黎小柔摸着洗衣机爱不释手的说,太好了,以后我就不用那么辛苦洗衣服啦。我宠溺的看着她,以后给你买更好的。

她环着我的脖子说,亲爱的,你不会在做坏事吧?你老实交代,你从哪里赚的钱?我佯装生气的说,我像坏人吗?是终于有伯乐看上我这个千里马了,我被一间酒吧长期雇佣了。她沉思片刻说,那我每天去你工作的地方陪着你。我微怒道,那哪里是你该去的地方!你就是我的宝贝,我的心肝,我的一切,我不要你受到任何一丁点污染,听话。她撅着嘴巴勉强答应。

我确实在酒吧工作,只是偶尔会和兰姐见面。我19岁生日那天,黎小柔发短信告诉我早点回去,她给我准备了丰盛的晚餐。恰巧那天兰姐也约我。我对兰姐说,抓紧时间,我有很重要的事。

她撅起嘴撒娇,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件事还紧急呢。我一阵阵反胃。一阵怒火之下,我粗暴的扒了她的衣服喊道,快点!她怔了片刻说,你对谁凶?我压了压怒火说,不好意思。她苦笑着说,我专门去买了最流行的这款情趣内衣,你就这样对我。我冷静的说,兰姐,请你弄明白,我们是在交易。她将脸偏到一边。我说,还是改天吧。我起身拉开门。

你要是走了卡里的钱你一分也别想得到!她像个原形毕露的女鬼,面目狰狞的喊道。我停下脚步,她跑过来抱着我将我拉到床上。可是那天我的身体却一直处于一种冰冷状态,我脑子里不断浮现黎小柔那件纯白碎花内衣。她扫兴的推开我,默默的穿好衣、高跟鞋。我穿好衣服刚准备说对不起,她一脚踢向我下身狠狠说道,废物!说完,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离去。

我痛的蹲在地上。我知道我现在最应该学会的就是忍耐,像一根蒲草,能抽出太多丝,但不能喊疼。

6、我怎么会丢了你。

回到家中黎小柔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。我抱起她将她轻放到床上,她微微睁开眼,眼角湿润。

她幽幽的说,高俊,我们结婚吧。我坐在床边笑着说,傻丫头,我们还不到年龄啊。她的眼泪慢慢滑落,她摸着我的脸悲伤的说,可是,我怎么觉得你就要离开我了呢?我的心里咯噔一下。我擦了擦她的眼泪说,我怎么会离开你。我保证,你20岁生日那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。

她不言语,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她纯净的眸子盯的我快要透不过气,我笑着说,结婚时除了结婚戒指你还想要什么礼物?她轻轻说,单车,你载我上下学的单车。我顿时一阵心酸。我说,好,到时买一万辆单车做婚车,让亲朋好友都骑着单车参加我们的婚礼。让单车的队形由“I”变换成"LOVE"再变换成“YOU“,你说好吗?

她终于露出了浅浅的笑容。她表情认真的说,我只剩你了。如果你都不要我了,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。我抱着她直说她傻。

兰姐,我想下个月终止“合作”。我严肃的看着兰姐说。她没有说话,眼睛里却透着一股冷气。我起身打开窗户想让刺骨的风刺激我的神经,却不经意瞥见楼下一个孤单的身影。我跑到楼下,却什么都没找到。我急忙回到家中,仍然不见黎小柔的身影。我像一株枯木在家中不眠不休的等了黎小柔两天,终于崩溃了。

我醒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兰姐。她说,你喝醉了醉倒在雪地上,发高烧了。我的脑中一片空白。她接着说,以后,你就跟我吧。

7、我深爱的纯白碎花内衣,你在哪里。

一年后,我已经是兰姐最贴心的心腹了,几乎帮她打理着公司的所有事。

昏暗的包厢里,各式各样的男女暧昧的耳语着。兰姐举起酒杯说,来,今天不醉不归!大家纷纷举起酒杯。其中一个叫“小雅”的男人摸着我的手说,到我的公司来怎么样,薪水我包你满意。兰姐给你多少,我给你双倍。一开始我并不明白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叫小雅,直到他摸着我的手张嘴说话,我才知道GAY有多恶心。

兰姐不动声色的笑着对他说,我还在这呢,你都敢抢我的人,我要是不在呢,你是不是要把我的公司掀了?男人翘起兰花指,哎哟,兰姐,瞧你较什么真呢,开个玩笑嘛。兰姐皮笑肉不笑的说,我也是开玩笑嘛。男人的脸色变的不好看起来,没喝两杯便借口有事扭着腰肢溜之大吉。

男人刚出门,兰姐便面带怒色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我说,兰姐,少喝点。话音刚落,她一个巴掌飞到我的脸上,闭嘴!我摸着火辣辣的脸,不再言语。跟抢我生意,抢地盘,现在还跟我王若兰抢男人!***的老变态!兰姐将手中的杯子摔在墙上,起身离去。

我将一件纯白碎花内衣递给沙发上的女人,穿上它。当然,这不是黎小柔的那一件。女人不解的看着我,最终在我将钱摆在桌上后穿上了它。我不记得这是我找的第几个女人,这次找她,是因为她的鼻子像黎小柔。她往床上一躺说道,来吧。我躺在床上抱着她说,睡吧。她瞪大眼睛看着我。十分钟后,她挣开我的手臂不耐烦的说,你到底来不来?我也不耐烦的说,我说睡觉你没听见吗?她将内衣脱掉甩到我的脸上说,神经病!耽误我赚钱!说完,她拿起衣服和桌上的钱摔门而去。

对,我就是神经病。我深爱的黎小柔,你在哪里。

8、我的梦想是买一万辆单车。

两年后。我已经存了相当丰厚的一笔钱,等我“赚”够了,就算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我的黎小柔。

我将咖啡端到兰姐的桌上后,站在窗前的兰姐并没有转过身来。她随意的摆弄着花,声音里尽是阴森森的味道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搞什么鬼。我名下的财产...我没等她说完,便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。我附在她耳边说,兰姐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。她转过身娇媚的搂着我的脖子,我抱起她将她放到沙发上,接着把办公室的门锁上...

我从沙发上起来,她环着我的脖子温柔说,你让我有一种冲动。我没有说话。她咬着我的耳朵说,结婚的冲动。我推开她说,兰姐,您说笑了。她认真的看着我说,我没有说笑,我想,这是每个女人都有的梦想。我脑中浮现黎小柔纯净的眸子。

那么你呢,你的梦想是什么?兰姐问。买一万辆单车。我的思绪飘回三年前。那恭喜你,你已经实现了。她微笑着对我说。

还没有。我也微笑着说。怎么?她好奇的问。我没有回答。

因为女主角在,单车才有意义。不然就算一百万辆,也是一堆废铁。

亲爱的小柔,我们的法定结婚年龄已经到了,你为什么还没回来。

9、一百万,跟我走。

坐在震耳欲聋的酒吧,我大声的对边上的小戴说,现在可以说了吧!他神秘的将食指放在唇边,一副不可告人的样子。

这个小戴是公司出了名的色鬼,玩女人玩的几乎走火入魔。他对着我的耳边喊道,当你是哥们才带你来的。今晚有个超正的小姐在这边跳脱衣舞。我无奈的笑了笑,起身准备离去。他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下。他神秘的说,你别小瞧这个小姐,价钱很高的。一晚上少了十万不干。我晃着杯中的液体,笑着说,一百万一晚又怎样,还不照样是个小姐。

正说着,舞台一阵骚动,透过人群,隐约看到一个女人在大跳艳舞。小戴拉着我说,走走走,今晚我要定她了!我被他拽着来到舞台前,却被眼前的面孔震到窒息。舞台上的她像是一个妖精,不断的扭动身姿,撩拨周围的男人。她一件件脱着本来就不多的衣服。人群中一个男人喊道,十万,我要了!小戴一看急忙喊道,我出二十万!她边跳边脱,就在她脱掉上身最后一件内衣时,有人喊道,五十万!

有钱人怎么就那么多!小戴垂头丧气的拉着我边嘀咕边走出人群。我甩掉他的手,脱掉上衣,走上舞台,包住上半身赤裸的黎小柔。她诧异的看看身上的衣服再看向我的脸,瞬间呆住了。小柔,跟我走。我连拉带拽的拖着她。她甩开我的手,一把拉下身上的衣服甩掉。她冷冷的说,你认错人了。我将衣服捡起来披到她身上,她继续甩掉。她的眼泪顺着苍白的面孔缓缓流下,她说,遮什么遮?你以为我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?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当时的心情。我只知道心脏像被人揉捏了一千回一万回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都是泪水,我擦了擦泪水,看着她说,一百万,跟我走!她满脸泪水的笑了,我看见她眼底一如三年前的绝望。她狠狠推开我,赤裸着上身穿过拥挤的人群迅速跑开。我追上去,却被几个男人拦住。他们将我按倒,边踢边骂,臭小子,敢跟我们大哥抢妞,还一百万!·我让你一百万!一百万!接着,他们将我身上仅有的几千块搜走,跺了我一脚骂道,没钱装什么大款!

10、我们永远在一起。

兰姐擦了擦我脸上的伤口,温柔的说,疼吗?

我没有说话。她摸着我的脸说,我们结婚好吗?我还是没有说话。我真的不清楚我是否还活着。

她扑到我身上哭着说,我不知道你在等谁,可是现在既然她还没回来,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的生活?我知道你偷偷的把我名下的财产转到你的名下。我不说,那是因为我爱你呀。

我张了张嘴,声音嘶哑的说,我什么都不要,我还你。我只要我的小柔,我什么都不要...

三天后的早晨,当有人敲门时,我拿着酒瓶跌跌撞撞的去开门。送报纸的老伯笑着说,噢,没什么事,就是看你门上的报纸好几天没人取了,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我傻乎乎的冲他笑了笑,接过报纸将门关上,一屁股跌到沙发上。

醒来的时候又是早晨了,脑袋底下哗哗作响。原来,我枕着报纸睡的。我挣扎着起身,却瞥见报纸上触目惊心的头条:十万台柱坠楼身亡,警方一举端掉多处卖淫嫖娼窝点。

我清醒的站起来,走进卫生间洗澡。我擦干身上的滴水,打开门一步步向楼下走去。我听见街上的女人们在尖叫,我看见人们张大嘴巴对我指指点点。我在心里说,小柔,我来感受你的感受了。我来陪你痛陪你难过了。

我站在十字路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,我看见交警边对我吹口哨边向这边跑,我还看见两边混乱的车流失控的向我驶来...

当我听到我的血肉被碾碎的声音时,我分明看见小柔纯净的眸子里透着怨恨的光。

没关系,我会用我剩下的所有辈子请求你原谅。小柔,我们永远在一起...

后记:本报讯:今晨8时12分左右,在XX十字路口附近发生多起车祸。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当场死亡,另有四名司机和六名乘客重伤。今日下午2点左右,XX公司总经理王若兰自杀身亡。据了解,该男子和王若兰关系密切,不排除王若兰为情自杀的可能性...

文/他们叫我小妖精。QQ:564002412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